欢迎来到麦浪网!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

2019-03-18 来源:琴谱网 尤克里里谱 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 一腔诗意喂了狗,谁要回头谁是狗1

作曲 : 花粥

作词 : 姬霄

沙海行旱舟,冰山做酒壶

二十多年没朋友,天涯任我游

孑然一身勇,算什么英雄

世间太多伤心愁我身后三只狗

大的叫孤勇,小的叫词穷

不大不小的最没用,名字叫踟蹰

月上柳梢头,相约去青楼

怒发冲冠凭栏处我身边一壶酒

醉眼看人间,个个都温柔

杯中尽是侠客冢,我还不想走

夜有人吟阙,也有人歌舞

一腔诗意喂了狗,我也不愿回头

一句似一箭,万箭读穿心

白驹一晃人已瘦,少年化老朽

正看尘满面,侧望腰已偻

你说不如打个赌,输了不许走

醉眼看人间,个个都温柔

杯中尽是侠客冢,我还不想走

也有人吟阙,也有人歌舞

一腔诗意喂了狗,我也不愿回头

一腔诗意喂了狗,我也不曾回头

  赶巧了今天是“萌”节,想来首“萌”曲。

  奈何翻了大半个民谣歌单,不是太写实,就是太煽情,可真难住我这个民谣小公举了。

  突然想起某个小朋友,平时不怎么听民谣,总说民谣太走心了,一个人听着心里怪难受的。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 一腔诗意喂了狗,谁要回头谁是狗2

  那天饶有兴致地给我强推了花粥大爷的歌,没错,就是这首《一腔诗意喂了狗》,边放边哼还不停地说“这词写得可真逗。”

  一听这歌名加上这没什么旋律的调调,还有这痞痞的歌词,除了花粥我还真想不到第二个人。

  第一次听花粥的歌是《老中医》。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 一腔诗意喂了狗,谁要回头谁是狗3

  花大爷可真是万花丛中一朵耀眼的“奇葩”,民谣界的一股“清流”。明明那么文艺的小姑娘,怎么说流氓就流氓了。

  你听,木鱼声响起,我就知道这歌走远了。一字一顿地不知该说是唱着还是说着:


  “沙海行旱舟,冰山做酒壶。二十多年没朋友,天涯任我游。”

  倒是蛮有老流氓的气派。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 一腔诗意喂了狗,谁要回头谁是狗4

  天做被,地做衣,一人吃饱全家不愁。四海为家,无忧无虑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

  “怒发冲冠凭栏处,我身边一壶酒。醉眼看人间,个个都温柔。”

  行走江湖的老司机怎能身旁没有酒?废话不多说,是爷们儿咱就干了这碗二锅头!

  活在醉生梦里的感觉可真好,个个都那么的温柔。

  “一句似一箭,万箭读穿心。”

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 一腔诗意喂了狗,谁要回头谁是狗5

  要不说这酒后吐真言呢,卸下伪装后的游行侠还是过不了这美人关。

  大概也只有遇到心动的人,才会词穷会踟蹰会借酒消愁吧。

  满腔的孤勇也只是给你了,无所谓的,给得起。

  你说:“不如打个赌,输了不许走。”

  我说:“一腔诗意喂了狗,谁要回头谁是狗!”


本文《一腔诗意喂了狗尤克里里谱 花粥》网址:http://www.miinaa.com/qinpu/youkelilipu/7454.html